新闻网 > 人物 > 正文

他们心中有一潭春江水-----访广西大学壮族文化协会

时间:2017-06-29 23:29:44  来源:通讯员 覃锦华  点击:

  长久以来,壮族文化犹如“一江春水”,悄无声息向东流。而随着国家政府和人民的重视,这“一江春水”似乎重现了生机。自2015年广西的“三月三”成为法定节假日之后,人们每年都会通过各式各样的活动来庆祝这个节日,在广西大学的校园里,各类规模的壮族民俗活动亦开展得热火朝天,越来越多的“壮族文化元素”也渐渐融入校园文化之中。

  而有这么一群人,他们积极参加民族运动会,观看大礼堂的壮剧演出,在数百数千的观众中,他们渺小得像一粒粒沙子,平淡无奇,但当你真正走进他们的世界,才惊觉,原来一粒沙子竟然可以蕴藏着这般力量。

  眼前坐着的这几个人分别是广西大学壮族文化协会的现任会长廖诗扬、协会的现任宣传部部长李卓林、协会的现任外联部部长凌子祥,还有闻讯而来的前任会长覃荟陶。记者一踏进协会办公室大门,他们便热情地帮记者拉开一张椅子,招呼记者入座。

  壮族文化协会是具有78个协会的广西大学社团联合总会这一庞大组织中的一员,自2010年成立以来已走过了将近7个年头,与外国语学院、文学院、公管学院有着长期的合作,担负着“以大学生自己的角度研究并宣扬壮族文化”的职能。协会目前有二十人左右的会员,大部分会员是壮族,与有着几百人的音乐协会相比,这个协会似乎显得有点单薄。在琳琅满目的各类协会之中,他们如浩瀚星海中的一颗,既平凡又特别,因为他们是学校唯一一个研究壮族文化的学生组织,与其它协会相比他们在性质或者管理方面并无迥异之处,但在壮族文化的坚持上,他们所做的一切,让他们发出了一道道明亮而不刺眼的光。



(协会成员在“荷花节”的合照)

  “在人生过去的二十余载之中,我们的故事皆因壮族文化而起”

  “当初为什么要成立这样一个组织?”,当记者向他们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时,他们并没有马上做出回答,外联部部长在思考了十几秒之后,用低沉而平稳的声音向记者回答道:“这个我们也有跟协会的前辈交流过,最初前辈只是因为觉得西大作为广西的最高学府,居然没有一个以壮族文化研究宣传为职能的学生组织,实在是说不过去,于是他们当年便以‘英雄救世’般的情怀成立了这个协会;当然,我们更多的还是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让更多的壮族同学甚至是非壮族的同学在校期间建立深厚的友谊,毕业之后也有一个保持联系的平台。”
 
  “我的家在广西贵港桂平市,我也是壮族人,但是我讲的是当地的土白话,不是壮话。”当宣传部部长李卓林道明这一情况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十分不解,既然是土生土长的壮族人,为何连最基本的壮话都不会说?他略显平淡的表情之下却分明隐藏着一丝不好意思,一双大且有神的眼睛把所有人都看了一遍之后,才解释道:“桂平市历时很悠久了,那儿的长住人口基本上是汉族人,壮族的人口数量比较少,因此在长达两千多年的文化融合之中,壮族文化也被慢慢汉化了,但是其实这并不影响我自己对壮族文化的追崇”,“对壮族文化的追崇”这样的信念,让他在众多的协会之中,对壮族文化协会情有独钟。

  而前会长覃荟陶与壮族文化的碰撞源于自己的一次经历。“我对壮族丧葬文化最强烈的感受始于十五年前,那一年我6岁,我9岁的表哥因为一些原因不幸离世,我清楚地记得当时家里并没有为他准备一副棺材,也没有很隆重的哀悼仪式,在他离世后的第二天夜晚,我看到他只是被拿些外物简单地包裹着,之后就被抬出了家门,葬到了一个离家很远的地方,在壮族文化的风俗里,未成年的孩子如果不幸离世,只能葬到离家很远的地方,我那么熟悉的表哥,人生止于9岁,这至今让我都无法忘记”。

  覃荟陶说起这件事时所表现出的释然与轻松有些出人意料,“你当时会觉得这种文化会特别不公平吗?”当问及这样的问题时,她笑了笑,说道“当时还小啊,没有什么公不公平的概念,只是形成了对文化最初的记忆而已。”
如今的他们,是壮族文化协会的骨干,相聚在壮族文化协会,始于缘分,终于使命, 他们有着各自不同的人生经历,但皆因壮族文化而起,壮乡,是他们的根,是他们的家,就像外联部部长凌子祥所说的那样,父亲常告诫他今后不论走到哪儿,一定都要记得回家,回到生养自己的壮乡。

  “唱山歌来,山歌好比春江水,这边唱来那边和,不管险滩弯又多”

  歌曲《山歌好比春江水》中的歌词“唱山歌来,这边唱来那边合,山歌好比春江水,不管险滩弯又多”表现了刘三姐不畏恶势力,而这样的歌词用在壮族文化协会的会员们身上,虽然没有“勇斗财主”这样夸张的情节,但在坚持宣传壮族文化这件事儿上,歌词表达出来的坚持却与他们的工作状态十分吻合。

  “其实这个协会走到了第七个年头真的非常不容易”,现任会长廖诗扬略带沉重的语气说到,话音刚落,一旁的前任会长覃荟陶便马上补充道:“现在各种协会的会员人数都有下滑的现象,除了音协、青协、企协这样性质的协会稍微好点之外,其它的协会情况都不容乐观,我们壮族文化协会就更加严峻些”。当问及个中原因时,宣传部长李卓林说到:“现在大学生参加社团的目的性很强,都是希望能够通过社团习得一技之长,或者获得一些就业筹码,壮族文化协会本身就有点偏学术研究类的,并且大多数学生往往也会‘望名生义’,认为这是只有壮族人才能加入的,在这两个大因素的影响之下,协会就很难吸引学生加入”。

  逐年减少的会员数量让壮族文化协会在举办一些活动比如“山歌会”时,显得力不从心,“一场活动的成功举办依赖于人力物力各方面,人力不够,说得再好都是假的”。

  而真正让他们揪心的是工作的不被理解与不被认可。2016年的12月,在一个名为“海外华裔青少年‘一代一路壮乡行’”的大型活动上,应学校的要求,壮族文化协会负责指导几个研究生学姐唱山歌,向外国青年学生展示广西壮族文化的精华部分。在某一次的节目排练中,学员们正唱着山歌,可在一旁的指导老师却突然来了一句“你们在唱什么?你们自己都听不懂,怎么让别人听得懂?”尽管后来得知这是一个不懂壮语的老师,所说之话或许并非有意,但对当时坐在一旁指导节目的覃荟陶来说却是极大的打击,“是老师找我们去指导节目的,既然选择了我们,但又不信任我们甚至否定我们的工作,我真的很难接受这样的反差。”

  人数锐减、经费不足、人才断层……一个又一个问题不断地考验着他们,堪比《山歌好比春江水》中唱到的“险滩”与“弯道”,但从2010年到2017年,整整7年的时间里,一届又一届的“壮协人”踏过了“险滩”、走过了“弯道”,不忘初心,在这菁菁校园的一角,始终坚持唱着属于自己的山歌,始终默默守护着他们心间的那一潭“春江水”。

  “一江春水向东流,未来还要一路高歌”

  四个人半开玩笑地调侃自己,他们说论唱歌也许他们不比音乐协会的同学,论舞蹈他们不及舞蹈协会的同学,论乐器他们也不敌古琴社的同学,并且很多时候可能任何一个普通的学生穿上壮族服饰,伴着一首山歌,跳上一段不算原汁原味的壮族舞蹈,都要比他们精心准备了许久的节目有更好的舞台效果,但是他们并不因此而妄自菲薄,因为他们深知壮族文化的“魂”是什么,那是一种不以外表装饰就能轻易动摇的追求,是一种让人可以感受到古老文化气息的神圣。

  而对协会目前存在的问题,宣传部长李卓林表示:“现在西大有差不多五万人,先立个小目标吧,明年至少让一千个人知道壮族文化协会,未来争取让五万西大人都知道壮族文化协会,但确实路很长啊,还是得慢慢来。”

  “慢慢来”不是懈怠,不是不求进步,而是一种谦逊温和,不骄不躁的态度。

  当记者试问及他们各自未来的打算,他们心间早已准备好答案。

  会长廖诗扬说想要在“退休”之前排练出一个可以让协会在任何时候都拿得出手的节目。

  宣传部长李卓林说要让壮协在琳琅满目的社团组织中建立存在感,因为他永远记得在去年的“文化专场”上,协会的竹竿舞是现场最瞩目的节目,那一种被关注、被认可的心情是那么的妙不可言。

  外联部部长凌子祥说他会在课余时间去研究更过的古壮文,也会坚持弹好壮族的古老乐器——天琴,因为曾经外出旅游时偶遇到的那个悠然地坐在牛背上弹天琴、唱山歌的老人,犹如一幅精致的画卷,永久地留在了他的脑海中。

  山歌是壮族文化的经典,而山歌又犹如春江水,这些对壮族文化情有独钟的大学生们,不为外界所影响,始终如一小心翼翼地守护他们各自心中的那一潭“春江水”。



(壮族文化协会活动照片)
 
 

编辑:张荟  责任编辑:宋慧春


更多


图片推荐

Copyright ©2004-2017 yws.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西大学办公楼南楼2楼雨无声办公室 电话:0771-3273880 站长信箱:yws_webmaster@163.com

雨无声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