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 调查 > 正文

是什么让他们“逃离”西大?

时间:2017-07-07 17:56:11  来源:通讯员:覃锦华、莫敏丽  点击:

  时至6月底,广西大学校内的各个荷塘风光无限,而跟那满塘的绿叶红花相比起来,办公南楼前那一株“鹤立鸡群”的梧桐树,显得有些苍凉。曾经满树火红的梧桐花,也随着毕业生们的陆续离校,慢慢凋零。

  2017届的毕业生们,在“就业”和“读研”这两者之间,各有选择。有人继续留在南宁,但也有人从此以后,远离这个生活了四年的母校,在别的城市里,孤军奋战。

  26日晚上8时左右,天空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新闻传播学院的大四学生筱丛正躺在宿舍的床上休息。即将成为研究生的她,下一站是距广西大学只不过几个小时车程的中山大学,尽管只有一省之隔,但在她的保研规划中,母校广西大学却从一开始就不在她的计划之中。

  像筱丛这样不把母校广西大学当成读研学校的学生很多,即使最后选择留在西大,对于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来说,要么是为了“保底”而做出的不得已的选择,要不就是被调剂过来的,并非个人强烈的意愿。在中西部地区对于考研学子说是“调剂小清华”的广西大学,在研究生的招生工作上,“有心无力”在相对长的一段时间内,成了一种难以打破的状态。

  “毕业即失业”成了当下对严峻的就业形势的调侃,而对于广西大学来说,“一毕业就永别”成了很多“保研党”、“考研党”几乎是自发的选择。他们无一例外地像出笼的鸟儿一般,迫不及待地往“北上广”的方向飞去。“留不住本校优秀生源”让招生办焦虑不已,学校“想被选择”和学生“不想选择”之间的博弈,常常是以学生“不想选择”胜利落幕。

  “有些东西可以有上下之分,但左右之分却很难解释”

  新闻学院的筱丛凭着出色的成绩和各方面不俗的表现,目前已经被保送至中山大学的传播与设计学院,再过两个月,她就能到那儿体验与广西大学的新闻传播学院不一样的教学了。从“年龄”上来说,西大的新闻学院算得上是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的“长辈”,但出于对“985高平台”、“资源”等各种因素的考虑,筱丛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

  “选择学校无非就是考虑两个因素,一是平台,二是学科的建设水平,每个人都想在研究生期间能有更多的机会靠近学科发展的前沿,尽管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成立时间比较迟,但是发展势头很猛。”用她的话来说,西大新闻学院的“资历”就摆在那里了,在全国来说也算是不错的了,但是与她个人在研究方向上有所出入,所以西大便只能遗憾地成为她研究生时期的“过客”。“不留下不意味着不喜欢,没有感情”,这是她后面向记者抛出的一句真心话,在她眼里,学校平台可以有“上下”之分,但其它的关乎个人感情的东西却像一种“左右之分”,无孰轻孰重,很难解释。

  计算机与电子信息学院的雨岚,与筱丛不同,在保研学校的选择上,似乎更加地“决绝”。“基本上能够保研的同学一般不会考虑留在本校,因为大家都想往更高的平台走,而且保研的他们也都有这个资本。”这个外表看起来温婉的女生,在说这样一句话的时候,语气无比坚定。

  她选择了位于湖南长沙的中南大学,同样是一所985。“相比起中南大学,我个人感觉西大计电学院给研究生的外在压力不够,这样就难以激发他们在学科上的钻研热情。”因为雨岚对研究生阶段的项目以及课题格外看重,而不仅是对“985”头衔的片面追求,“我希望能够进入到一个团队里面,因为这样在学术探讨、资源共享各方面都要方便得多。”

  与筱丛一样,除了这种学校平台的“上下之分”,也有着其它一些因素促使着雨岚做出了这样一个离开西大的决定。

   “家里人还是建议选离家近一点的学校比较好,从长沙到我家,只有半个小时的动车车程,很近。”这种强烈的归家欲望,是人的本能,牵引着无数的像雨岚这样的“保研党”在选择读研的学校时,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偏向于离家更近的学校。

  机械工程学院的泊彬的读研学校,跟雨岚的学校在同一个城市,只不过将要接纳他的学校是另外一所大学——湖南大学。他有考虑过留在本校继续读研,但也只是会在保外校可能性不大的情况下选择本校,“通过自己了解,知道了个别导师不认真带学生,虽然只是个例,绝大多数导师都是比较负责的,但这还是让我有一丝的担忧。”这种怕自己恰好选到了那些“个例”的想法不断发酵,最终没有坚定他留校读研的想法。

  另一方面,在他看来,母校既然已经是211大学,起点本身已经不错,那么自己为什么不去往更高的平台试一试呢?如今他如愿以偿地进入到了更高的平台,但言语之间,不难看出他对母校有一种深厚且诚挚的谢意。在他看来,如果自己没有“广西大学本科生”这样一个身份,那么那些更高平台对于他而言简直是“痴心妄想”。在高校日趋严格的筛选条件之下,他凭着这样一个身份像是拿到了一张“绿卡”,在保研之路上走得没有那么艰辛。

  对于西大四年的栽培,他们内心充满感激。但在挑剔的现实面前,平台、师资、资源、地域等关乎个人未来就业的“硬指标”仿佛像是一种魔力,瞬间就将他们牢牢拴住,以一种无可比拟的优势胜出了。

  “硬伤”难治  “小伤”不断

  对于广西大学而言,现阶段难以吸引优质研究生来此深造的原因诸多。首先,“地处中西部”的地域劣势,可以说是最致命的一个“硬伤”之一。其次是与985高校之间在师资、教育资源、科研项目等各方面还是存在一定的距离。以上这些现象是短时间被难以改变的大背景,但在大背景之下,不间断出现的一些小问题,却也犹如轻重程度不同的“小伤”一般,在慢慢地消耗着西大的“元气”。

  “回来后感觉上课和本科差不多,因为老师基本是按PPT讲课。有时候老师自己都不愿意上课,还有些老师自己博士才毕业几年,也讲不出新内容。”考研之路走得并不顺利的舒诵,“二战”后才考取西大文学院的研究生。

  “刚回西大有点不甘心,不过现在还好,在哪学都一样。”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舒诵,在真正进入学院研究生的课程学习之后,又陷入了深深的迷茫和思考当中。而对于这种“研究生课程学习不够深入,流于浅表”的现象,机械学院的泊彬有同样感受。“本科四年期间,自己有和研究生上过一两门课,感觉和本科教育并无差别。”泊彬感慨地说道。

  在研究生的课程设置上,计电学院的雨岚内心一直有一个疑惑:“学院为什么没有形成特定的科研团队进行教学?”但直到她毕业,也还是没能找到问题的答案。在她看来,这个专业如果能够以科研团队的形式招生,肯定会更加具有吸引力。

  就在雨岚满怀期待地准备奔向中南大学深造时,与她同一学院的研究生一年级的严宁,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却仍会在西大这片土地上扎下更深的根。这个来自北方的汉子,尽管一年前是被调剂到西大读研,但北方汉子豪爽的性格促使他爽快地接受了命运这样的安排。他对于西大研究生的奖励和补助还是抱有更高的期望,“学校应该加大研究生奖励机制,提高各种奖学金和补助,达到一个知名高校的标准水平,现在的水平仍然略低于发达地区的高等院校。”一年多来的研究生生活,切身的感受让他说的每一句话既朴素又实诚。

  除了西大自身存在的硬件问题,部分学生的思想也存在偏见。原来准备考暨南大学会计学研究生的凌莉,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参加了“研究生支教团”的面试,获得了保研西大的名额。她认为现在大家视野开阔了,不想一味地禁锢在原地,都想走出去看看,但有些人存在一种研究生不去其他地方读研,好像这辈子就不能出去读研的错误想法。“我从来不会觉得我读完研究生之后就不能出去了,你未来还有很多年,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的思想和格局不要禁锢在这里。再说了一些连大学都没有读过的人就没有去外面闯荡的能力吗?”

  这些学生的个人体验,各不相同,但集中起来却又能让人明显感觉到隐藏在西大研究生教育机制深处的“痛点”,在人才竞争愈加激烈的今天,这样一个“痛点”引发的疼痛感有增无减。

  未来,负重前行

  很多人都知道西大在地域上“吃亏”,也有不少人会从专业的角度挑出了不少毛病。但却很少有人知道,广西大学的本科生挤破头钻进北上广的高校,实际上也是由于教育部相关政策的不合理,让本就具有一定优势的东部沿海地区高校“海绵吸水”式地接纳外校保研本科生。西部地区高校的学生在“人往高处走”这一种信念的驱使下,以高度的默契,奔向了“北上广”地区的高校。他们有的人势在必得,也有的人,把这样的选择当作一场赌注,败了,再回西大。
西大,是本校“保研党”“考研党”进军”985高校的“跳板”,但同时,它又是一间“疗养所”,让很多失利的“保研党”“考研党”们,暂时放下对“北上广”的憧憬,在这里继续深造。这样的“包容”,看似顺理成章,但背后却隐藏着西大难以慰藉的心酸和担忧。

  激烈的人才竞争俨然已经成为当下的大趋势,并且在未来会更严峻,如何提升自身的综合实力以及各方面实力,增强对人才的吸引力,成了广西大学眼下最为迫切的事情。这个过程注定是道阻且长,未来,更像是负重前行。

  “我们学校推免的学生有四百多人,但留在本校读研的只有一百多人。”西大研究生院招生办的刘老师谈起这样的现象时,充满着叹息,“4:1”的比例,显然不是他想看到的。

  但说到未来学校的教学工作建设,他的情绪一下子高涨了起来,激动地向记者阐述了西大的进步。首先,自治区对西大加大了扶持力度,给西大争创‘双一流’高校注入更多力量。其次,在优质生源的奖励问题,推免进来的研究生,学校会在奖学金、项目等方面给予更多的奖励。而对于研究生普遍关心的导师问题,刘老师也坦言,为了提高导师的质量,学校会以“科研项目”等作为其是否有资格带研究生的“硬性指标”。

  “大部分人读研也是为了更好地就业,而研究生期间获得的荣誉对你找工作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如果你是西大的本科生,保研本校自然会有更大的优势,学校一直在努力变得更好,也是为了给自己的学生更多的认同感,年轻人想往外闯是正常的,但母校的优点也应当其人生规划的考量之一。”这是师者的殷殷期盼,也像是身边普通长辈的谆谆教诲。

  这样一番话,如果让保研或考研到中国不同省份不同城市不同学校的西大学子们听到,不知他们会作何感想。也许,这能让他们在“逃离”西大的过程中有所犹豫,但一切都已尘埃落定,用他们的话来说,“我对母校爱得深沉,却也难耐我这颗躁动不安的心”。

  写满毕业祝福的横幅高挂、旗帜飘扬,抛向高空的学士帽在毕业生的欢呼声中又快速落下。今年西大的毕业季还是一如既往地热闹,看得见的是师生的笑靥,而在那看不见的深处,有一种关乎西大未来的“蜕变”,正在悄无声息地酝酿着。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名字皆为化名)
 

编辑:殷格格  责任编辑:


更多


图片推荐

Copyright ©2004-2017 yws.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西大学办公楼南楼2楼雨无声办公室 电话:0771-3273880 站长信箱:yws_webmaster@163.com

雨无声网站 版权所有